您好,欢迎访问《热点聚焦》国开行住宅金融部市场化脚步需谨慎,以防步“两房”后尘!

安徽快3注册开户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 >

《热点聚焦》国开行住宅金融部市场化脚步需谨慎,以防步“两房”后尘

编辑:本站发布时间:2019-07-31 11:54:33 点击:101

《热点聚焦》国开行住宅金融部市场化脚步需谨慎,以防步“两房”后尘 / 5 years ago《热点聚焦》国开行住宅金融部市场化脚步需谨慎,以防步“两房”后尘4 分钟阅读* 国开住房金融事业部应不偏离政策性机构的轨道 * 应控制其利用金融衍生品向二级市场转移风险的节奏 * 中期内尚不足以引发中国版“次贷危机” * 软贷款对棚改带动作用尚需观察 作者 谢衡 路透北京8月1日 -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 住宅金融事业部已正式获批开业,对于这家在功能上与美国“两房”(房利美和房贷美)颇有几分相似的机构,未来发展中恐怕只有严格控制市场化运作的节奏,方可防止其步“两房”的后尘。 侧重于政策性机构,不利用结构复杂的金融衍生品向二级市场转移风险,被分析人士视为住宅金融事业部未来发展风险可控的“安全闸门”。但以过往国开行对棚户区改造的融资运作看,各种方式早已实现了放大杠杆,撬动更多资金进入。提高资金筹措效率当然是加快棚户区改造的必要条件,只是若一旦风险发生如何处置,则并无定论。 而为支持住宅金融事业部的业务发展,软贷款回收再贷这一曾经备受争议的融资工具亦重出江湖。在未来的实际操作中,这一曾被视为国开行放贷的“独门密器”如何避免不犯多年前的“老毛病”,对国开行的管理层和有关监管机构亦是不小的考验。 “我个人认为,国开行的住房金融事业部一定要突出政策性银行的性质,一定要控制住市场化融资的部分,更不能搞太多衍生品出来向市场上转移风险。如果像美国的’两房’那样纯粹市场化运作,那风险可就不得了了。”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官员说。 这位接近监管层的官员进一步表示,如果日后风险暴露出来,“我们希望、也应该是财政兜底”。 而据银监会公告,住宅金融事业部会在国开行内按照“市场运作、单独核算、保本微利、高效透明”的原则进行经营管理。 去年6月,中国国务院再次专门提出棚户区改造,并要求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棚户区改造的信贷支持。当年9月底,国开行就已经获得了财政部特批的1,000亿元人民币额度软贷款,专项用于支持棚户区改造。 在实际操作中的模式是,软贷款专项用于支持棚户区改造,以解决部分地方政府配套资金难以按时到位等现实问题。在这个投资棚改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建立起来之后,再多渠道引导社会资金,实现棚改资金来源多元化。 在国开行提出的融资模式里,包括帮助各地企业发行专项用于棚改项目的企业债或中期票据,开展融资租赁。综合利用银团贷款、信托、票据、保险债券、委托贷款等各类表外融资产品。 此前就有国开行人士表示,1,000亿元软贷款回收再贷,等于放大了杠杆,预计能撬动2万亿元的贷款。 “客观的看,商业银行如果过多介入棚户区改造的话,这里面隐含的风险还是不小的。”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大型券商金融业分析师说。 该分析师表示,作为国家控股的中资银行,只要政府下令,基本上都会加大贷款的力度。 “但现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带来的后果已经显现,银行的不良都在逐步暴露出来。”她说。 “如果你梳理中国稳增长的措施,就会发现,财政其实挺抠门的。历年来看,财政赤字是很少会突破的,一旦快突破了,货币政策就跟上了,流动性宽松的节奏就快了。这次也不例外,财政出的钱其实很有限。剩下还是要靠其他融资渠道补。”一位金融业高管说。 此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由国开行成立专门机构,实行单独核算,采取市场化方式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向邮储等金融机构和其他投资者筹资,重点用于支持棚改及城市基础设施等相关工程建设。 国开行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该行发放棚改贷款2,195亿元,满足了全国70%的棚户区改造工程信贷资金需求。上半年国开行新增承诺棚改贷款6,76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18倍。 据业内人士透露,今年二季度,中国央行就向国开行发放了1万亿元PSL(抵押补充贷款),用以支持国开行的住宅金融事业部。 申万宏观最新发布的报告认为,自国开行2008年底成立股份公司,向商业银行转型以来,大部分业务已经商业银行化,在此背景下,此次由行长亲任总裁、一名副行长与首席风险官联合担任副总裁的住宅金融事业部的成立,体现出将政策性极强的棚户区改造贷款等业务与商业银行业务分割操作的意图,事业部本身即说明相关业务的政策性和定向性定位。 “未来该事业部的资金来源形式、数量、期限,以及资金运用的具体模式等将对金融市场流动性产生结构性影响,应给予持续关注。”申万报告称。 **中期内风险可控 **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没有利用结构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向二级市场转移风险,是国开住房金融事业部与美国“两房”最大的差别,也正因此,不必对住房金融事业部未来发展所可能带来的风险过于担忧。 而国开行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该行已将部分棚改银团贷款打造为多种金融产品基础平台,创新份额转让、受让、信托债权转让等多种金融产品,形成了贷款二级市场的资产池。 国开行亦明确,所谓软贷款回收再贷,就是将贷款资产打包出售给其他金融企业,获得资金之后再用于棚改,这样可以撬动更多的贷款资金。 “从政策角度分析,既然是要从国家层面来推进城镇化战略,不太可能允许棚改贷款出现大面积坏账。国家代偿应该是没问题,肯定比一般城投债的资质还是要好的。” 北京某券商资管部门负责人说。 上述资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关键在于资金监管到位,保证专款专用、合理运用,棚改贷款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而按照目前中国证监会就放开资产证券化产品审批推出的负面管理清单看,棚户区改造房地产项目,恐怕就不可以设计为资产证券化产品。 “按照现在证监会出台的这个负面清单来看,棚改房项目肯定是不行的。房地产方面,只有成熟的物业,能产生稳定的租金现金流的才能做资产证券化。” 该资管部门负责人称。 他并表示,信贷产品的资产证券化归银监会审批,也就是说,棚改房项目不能资产证券化,但为棚改房发放的贷款,则可以资产证券化,向市场上转让。“那风险就由投资人来判断了。” 而一家合资券商衍生品交易部门有关人士则表示,如果纯粹看资金所投向的房地产项目的资质,国开行住房金融事业部可能比美国的“两房”还要差。因美国的“两房”还支持一般性的商品房,而国开行则完全是支持棚户区改造。 “但我相信至少五年内中国不会有发生次贷危机的风险。一方面国开行的住房金融事业部还是更强调政策性,中国金融市场的衍生品也没有那幺丰富,结构设计没有那幺复杂。另外很关键的一点是,中国居民的整体杠杆率还是不高的。”上述合资券商人士说。 **软贷款的功与过** 虽然银监会在7月底对国开行住宅金融事业部正式批复开业的文件里面,才明确提出“在经批准的额度内办理软贷款回收再贷业务”,但实际上,这个工具国开行在去年的棚户区改造中就已经使用过。而作为国开行商业化改革之前的放贷利器,国开行对于软贷款的使用可谓“驾轻就熟”。 2013年9月,国开行向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北里居民住房改善项目承诺贷款30亿元。这笔贷款包含了棚户区过桥贷款1.8亿元,且当月就实现了这笔“软贷款”的发放。 在2008年国开行股份制改造之前,软贷款曾以十分惊人的速度增长。数据显示,2005年底软贷款规模为1,875.01亿元,2007年底余额就达到了3,463.87亿元,较2005年增长了84.74%。 而国开行软贷款高速增长的背后,掩盖的是大面积的软贷款发放范围突破国务院规定,并由此带来风险明显集聚等问题。2007年末之后,监管部门要求国开行不得以任何理由再新签任何软贷款合同,不得对新项目发放软贷款。 “直观的感觉,历史上出现过问题,那这次也有出现问题的可能。但现在特别指明了棚户区改造,监管机构和国务院应该盯的很紧。况且现在整个反腐的环境,对于落实专款专用也会有帮助。”国信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钟正生说。 按照银监会的批文,住宅金融事业部在经批准的额度内办理软贷款回收再贷业务,专项用于支持纳入全国棚户区改造规划的棚户区改造,及相关城市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项目。 “现在国开行发放的软贷款额度都不高,基本上都用于了棚户区改造。”一位国开行有关部门人士说。 棚改软贷款的发放需要地方政府成立融资平台,之后国开行把钱注入平台公司,由平台进行具体项目运作,并需要地方政府财政担保。 上述国开行内部人士表示,正因为此,在实际操作中,有的经济发达、稳增长压力小的省份没有成立平台公司的动力,也不愿进行担保;而有稳增长压力的省份,往往债务压力已经很大,又拿不出资金来成立平台公司。 “所以小额度软贷款的发放,对于启动更大范围的棚户区改造能起到多大作用,还要且行且看。”该国开行人士说。(完) (北京中文部李贺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林高丽)
 

    本文由http://www.csbgu.com/qiche/2594.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返回列表上一篇:国际 - 即时新闻 - 星岛日报_0